空管“守夜人”盼疫情早日过去 北京供卵价格上空再忙起来

武汉助孕 | 2021-02-13 03:06

  空管“守夜人”盼疫情早日过去 北京上空再忙起来

  华北空管局终端管制中心。对管制员们来说,新的一年预示着崭新的安全运输年的开始,“守夜人”要站好新年第一班岗。

  华北空管局终端管制中心主任管制员白剑,当管制员16年,他有十余个春节是在工作岗位上度过的。

管制教员王琛纬。他希望飞机多起来,这意味着一切恢复正常。

  从凌晨到破晓,空中管制员将这一时间段在岗的同事笑称为“守夜人”。对管制员们来说,新的一年预示着崭新的安全运输年的开始,“守夜人”要站好新年第一班岗。春节的“守夜人”,让这一特殊时段的工作有了更不同的意义。

  而疫情之下的特殊时刻,他们的工作和以前相比“轻松”不少,不过他们更希望自己忙碌起来,因为那意味着一切恢复常态了。

  和机组互道过年好也是团圆

  白剑是民航华北空管局北京终端管制中心的主任管制员,也是名党员,今年是他当管制员的第16个年头。这些年来除了有两三个春节他踏踏实实和家人一起度过,其他春节他和很多管制员一样都是在岗位上度过,今年也不例外。

  今年春节,白剑是一名“守夜人”。何为“守夜人”?白剑说,工作时间从凌晨2点到清晨7点半,“我正好是从大年初一凌晨工作到大年初一的清晨,是春节的‘守夜人’。”

  当春节“守夜人”最大的好处是白天可以陪着家人一起吃上团圆饭,到晚上上岗的时候,如果正好赶上有航班飞过,还可以跟机组互道新春快乐。

  “春节‘守夜’挺好玩,比如大年三十守夜,我们会通过频率跟空中的飞行员问声过年好。有一年除夕夜,一架外航的飞机飞过北京上空,机长是外国人,他从空中看到北京城那么壮观的烟花,心里很好奇,我们就在频率里跟他解释了一遍春节的风俗。”

  白剑往年春节上班最羡慕在机场塔台的管制员,“因为塔台位置高,可以看到烟花,我们这里看不到,以前听塔台的同事说,从大年三十吃年夜饭时开始,家家户户烟花放得就很多了,可把我们羡慕坏了。”

  在管制员们的工作表中,周末、节假日和上班日一样,只不过在春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大家会和白剑一样,和机组互相拜年、互道过年好。

  王琛纬是华北空管局区域管制中心的管制教员,同样也是名党员,他已经有七八年春节没有和家人团聚了,在他心中,春节和机组的问候也是一种团圆。“今年春节航班量小,我们就抽空问问机组航班上座率怎么样,空中情况怎么样,会跟机组说声辛苦,机组也会回应我们说辛苦啦,这时候就感觉挺开心的。”

  最期盼飞机多起来 旅客正常出行

  白剑和王琛纬有一个共同的心愿,就是期盼疫情早些过去,让北京的上空再忙碌起来。

  管制员是一个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工作,按照民航局的要求,管制员每工作两个小时必须休息30分钟。受疫情影响,春节期间航班量显著下降,管制员们的工作压力有所减轻,休息时间也适当延长,从原来的30分钟,延长到40分钟,有时候可以休息1个小时。但这并不是管制员们希望看到的。

  王琛纬说:“我希望飞机多起来,虽然这样我们会很忙,但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保障更多的旅客回家、团圆,这是我最期盼的事情。”

  白剑说:“疫情期间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,虽然说现在飞机少了一些,但是我希望疫情早些过去,航班量早些恢复,旅客们可以正常出行,这是作为管制员最希望看到的。”

  优先保障疫苗运输航班

  春运期间,华北空管局重点关注疫苗运送航班,为疫苗运送航班提供优先保障。以2月8日为例,华北空管就保障了新冠肺炎疫苗航班运输3架次。

  如何优先保障疫苗的运输?王琛纬解释说,运输疫苗的机组会提前与空管部门沟通,空管人员会在指挥屏上对航班进行标注,将以优先级别保障航班。

  比如,2月8日14时25分,华北空管运管中心接到南航签派电话告知当日15时起飞的南航6366航班、15时15分起飞的南航3138航班和15时20分起飞的南航6902航班上载有新冠肺炎疫苗,请求华北空管给予特殊保障。

  为做好新冠病毒疫苗航空运输保障工作,华北空管启动“疫苗运输绿色通道”,在飞行计划中进行特殊标注,第一时间布置传达疫苗运输保障任务。由于距离起飞时间较近,值班管制员立即与相关单位沟通协调,为航班优先放行。

  此外,为了减少空中颠簸,确保疫苗安全运输,空管人员也会为运输疫苗的航班协调至最合适的飞行高度。王琛纬告诉记者:“因为当天气流不一样,每一个气流层颠簸程度不一样,那么运输疫苗的机组就会申请一个适合的飞行高度,我们会把这个高度优先保障给该机组,为他们开辟绿灯。”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

  本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陶冉

【编辑:岳川】